1、变奏曲

  看我文章的朋友告诉我,她们觉得我和老公之间非常有默契,应该属于多年锤炼青梅竹马式的深度革命友情,其实我俩只是认识三个月就闪婚的冲动小青年。

  当时我28岁了,爹妈把我和前男友拆散以后,搞得我一直空窗待嫁,家里的长辈们急火攻心地给我安排相亲,生怕我剩下,变成娘家一负累。

  先说说前男友的事儿。前男友是在上海工作认识的,敦厚沉稳、睿智风趣,身高170不到,颜值嘛一言难尽,总之就是比较扛老,二十多岁看着像四十似的。

  但我是一个“盲目注重精神世界”的人,我觉得他品性极佳,他那种从容淡定的范儿我今生都修炼不来。

  我是个生活白痴,跟这个男生在一起基本就是被当作弱势群体扶助的,什么事都不用自个儿操心,他都能帮你搞定。

婚姻不是两个人的相处,而是一个人的修炼

  无知快乐的日子正过着,忽然有一天,爹妈更年期发作,觉得一个小姑娘漂在外面太不稳定,愣是把我从上海给招回了老家。那时候我整个一懵逼,什么都听父母的,父母就是天,父母说的都对。

  回老家还没喘口气儿,我就被火速发配到事业单位去端茶倒水。打从那时起,我就再没摸过笔杆子,估计我这一脸贤妻良母的奴相就是那时候被驯化的。

  用今天的话来说,我爹妈真是知行合一的实力颜控。他们激烈地表达了对前男友外表的差评,在他们眼里,一个那么逊又那么矮的男人,实在配不上他们苦心养育二十多年寄予了各种不切实际期望的闺女。

  我估计他们是把我当范冰冰养的,觉得自个儿闺女太美丽太震撼人心了,谈恋爱至少应该带回王力宏那种颜值水准的惊喜大礼包,让亲戚朋友邻居和路人都发出惊世骇俗的赞叹和羡慕。

  可以想见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精英思维和超高预期下,他们对前男友的失望和抗力有多么猛烈。

  于是,我们被成功拆散了。

  原谅我那时的软弱,并不懂得捍卫什么主权。当爹妈以命相搏的时候,作为一个14岁就离家求学并未与他们长期相处的懵逼少女,只能唯命是从。

  2、闪婚

  我待嫁闺中无人问津的悲惨事迹迅速传遍了整个小城,所有和我们家沾亲带故的人都在为我奔走相告、操心劳力。

  对于我无数次不领情的拒绝相亲,爹妈日渐怒从心头起。眼看着别人家比我年龄小的姑娘都出来溜娃了,我还在他们眼前无知地晃来晃去。一贯在单位表现先进的爹妈表示,必须立即结婚。

  他们瞅准了某个天天混饭局夜场的官二代,认为他很适合我,自顾自说着就开始筹备订婚事宜了。所有人都入戏很深,我们家的三姑六婆脸上已经开始洋溢着那种暧昧喜悦的笑容了。

  不得不承认我在自己的家乡变成了一个外人,这里年轻人的生活方式、人们的交往和谈话内容、关注的焦点,包括父母的观念,都令我感到陌生。头一次,我对父母安排的事产生了反感。我越来越发现,这个高高在上的现实世界开始显得荒唐。

  于是我慌不择路地上网注册婚恋网站,我承认这是一个极不靠谱的举动,在那样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下,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  就在网上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三个月后我火速结婚走人。

  决定跟这个人结婚是因为,他有过这样一种梦幻式的表述:“我理想的生活是在森林里搭一座小木屋”.没错,就是这么无厘头的表述,我决定赶快把自己嫁了,别给娘家人添堵,也不给社会增加负担了。

  从父母家独立出来的那一刻,我对自由的喜悦更甚于对婚姻的憧憬。

  这件事说明一个问题,我的结婚并没有经历长期磨合与考验,甚至是为了逃脱家族压力赶快抓了一个人来结婚。但至少,这个人是我自己选的,而不用跟那个整天色眯眯盯着夜总会美眉的官二代在一起。就算这场婚姻不够深思熟虑,我唯一能为自己保全的是道德底线。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meiwen.piech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