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,要来了

  也许是迎接立秋的到来,或者是恼怒夏的短暂,连续几日间歇性瓢泼般的暴雨,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与燥热,到处都是泛起的水花,层层翻滚的云不知把太阳挤到了哪里,虽然还是闷热,但已经不再是雨前那干燥、火辣辣的了。时节已经到了夏秋交替之时,今天就是立秋了,秋,要来了!

秋,要来了

  岁月总是以自己的轨道不紧不慢的行进着,刷刷的的雨声伴着滚过的雷声,挟持着偶尔吐出的阳光,一路走着,迎送着慢慢逝去和即将到来的的光阴。立秋来了,宛如微风中的一纱红袖,轻轻地,轻轻地,在我身边拂过,心一下变得清澈透明起来,淡如止水;又似空中的那抹烟云,罩在我的头上温旭旭的,热而不燥,凉而不冷,虽时有烈日,清凉依然呈现,悠然而惬意。

  秋要来了,在炎热干燥的盛夏划过一丝清凉,伴着八月里的黄昏,诞生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之中。雨后的夜晚,悠长的蝉鸣消散殆尽,似潮汐般一阵阵袭来的是点缀夜晚的漫漶的秋虫唧唧,沁入心脾的是花草的清香,是隔了一季的凉意渲染成美丽的邂逅,让人感动,让人陶醉。摇曳的枝丫上,瑟瑟作响的是叶儿蠢蠢欲动的心在舞动,是走过烦躁的夏季后需要秋的庄严与肃穆。

  不知“秋老虎”是否还会再现,不知天空是否还仍维持着炎热高温的状态,一片悄悄飘落的秋叶悄无声息的送走了鸟语婉转唱过的那曲花事,红尘旅途,淡看风云,正是秋的时候。果园里的李子、苹果的青涩虽已渐渐染上了红色,或深深地躲藏在绿叶丛中,或炫耀地裸露在枝桠之间,在阳光下闪动着、艳丽着,直勾勾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球;香袅袅地煽动着人们的嗅觉;甜蜜蜜地催发着人们的口水;火辣辣地撩拨着人们的欲望……树的叶子变得深绿,有几片已经变得稀疏金黄,与天边的一抹晚霞相融,斑斓多彩,耀眼至极。

  秋,是个最令人浮想联翩、感慨万端的季节,自古来,士人多悲秋,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、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、“何处秋风至,萧萧送雁群”.我没有那样的经历,自然也就不喜欢这悲凄的语调,相反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、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、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”却是我追求的人淡如菊、遍地菊花香,处处秋色浓的闲适人生。

  秋天,是郁达夫笔下故都秋天的芦花、柳影、虫唱、月夜、钟声和月光的迷人景象;是王勃笔下诗情画意的迷人景;是杨朔的香山红叶之秋;就是欧阳老先生的笔下那种“初淅沥的潇飒,忽奔腾而砰湃,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云。其触于物也,铮铮,金铁些鸣,又如赴敌之兵,衔枚疾走,不闻号令,但闻人马之行声。” 这无影无形的秋,才是我内心空阔寂静当中所含有的特有声音。这是美丽的秋之音。每一片落叶都是一个美丽的音符,于微凉的风中演奏着一曲曲美丽的乐曲,让人心旷神怡而洁净相忘。

  立秋到了,秋要来了,这是赴一场与时节的盟约。点点秋红,即将伴随落叶匆匆落地,逝去的是繁华,留下的是领悟。站在时光的溪流旁,从容的笑看立秋之后的百花凋零,淡定着云卷云舒,醉意于幸福,生于自然,长与自然,笑意盈眸,馨香满怀,这是一种种旷达闲适的意境和境界!

  史忠和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meiwen.piech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