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光阴的暖,念在眉间

  纷扰的尘世,常常会有许多困惑缠绕,会有许多离愁别绪涌上心头。就在这错综复杂里,也会有春回大地的时候,也会有鸟语花香。因此,我惟愿情感美好,岁月温润,惟愿青山不老,时光永存。

以光阴的暖,念在眉间

  昨晚,看了黑龙江卫视播出的《见字如面》(情/ 爱/ 篇) ,那种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的意境,被一封封书信所渲染,心潮起伏。

  这一集中,有热恋中的徐志摩和陆小曼炽热发烫的书信往来,也有顾城和谢烨一见钟情的倾诉衷肠,还有荷西写信给三毛母亲的信,表达着他对三毛的不放心,以及那些鸡毛蒜皮背后凝聚着的深深的爱。

  看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自己少女时代,也是一个三毛的忠实粉丝,对三毛的作品爱不释手,三毛丛书至今仍保留在我的书架上,特别是对那“撒哈拉的故事”视为爱情典范,祈愿一生能有一位“荷西”,包容我、迁就我、挚爱我一生,实现爱情的凄美的圆满。

  其实,真爱并不总是光鲜美好的,真爱也食人间烟火,正如荷西,他一边给岳母写信,说三毛走到哪里都搞得鸡飞狗跳,自己只能再忍受她几年,一边牵挂着妻子离家出走时是否带药,想着下星期怎样骗她回家。因为他知道,三毛肠胃不好,心脏不好,敏感任性,还有健忘症,她每天都要吃药打针。三毛任性的程度,是我不敢涉及的,她一不高兴,就可能会开车乱撞,与荷西闹别扭了,就要回娘家,她把婚戒一摘就跑上飞机,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飞机门不肯松手,跟他回家……

 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,荷西却如此深的爱着她,正如海子所说: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和你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”三毛正是荷西的心上人,考验了六年后,他便义无反顾地与三毛牵手,一起走进撒哈拉沙漠,构筑了属于他们的人间天堂。

  “人与人相识是多么的不容易,如若有缘相处更是极其珍贵。”可不是吗,你我的牵手,就是我一生的幸运与福气。

  此刻,又想与你漫步在铺满花香的路上了,看白云悠悠,阳光妩媚,享清风欢畅,娇柔缠绵,挽着你的胳膊,沐浴在林荫树下,该是多么惬意多么幸福的事??!

  也许你不知道,从看见你的那一刻起,我的心田便长出了花,我听见了花开的声音,我看见了花开的美妙。

  你好似一阵春风,软软地吹来,细数着光阴。一张照片,一首老歌,一段文字,不仅记载了我们流年里的浅吟低唱,更增添了我们生活的乐趣,把我们分分秒秒的美好,记录下来,保存下来。如若能永远与你风软眉眼,该有多好!

  有你的日子,即便寻常,也是芬芳,即便通俗,也会氤氲出诗意,神清气爽。不管花期长短,不管风吹雨淋,我们都红尘携手,且歌且行。

  以光阴的暖,以灵魂的香,以真挚的爱,以无尽的诗,护着花草,念在眉间!

  作者:洋漾 散文网://www.sanwen.net/subject/3913359/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meiwen.piechao.com